二元期权交易信号cpyx18.com
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四十年:时光歌声心跳

2017-05-24 来源: MMK1115
分享到:
T + -


熟悉民歌的你,爱唱民歌的你,看见这张海报,或许就会想起「江湖上来的该走回江湖」的昨天,民歌纪录片《四十年》则是承继着「岁月牵得多长,歌就牵得多长」的民歌手精神,要「走回青蛙和草和泥土,走回当初生我的土地」...... 侯季然执导的《四十年》是回顾民歌运动的纪录片,民歌40 演唱会的幕前幕后追踪摄影,提供了丰富的歌手影像与乐音,但是想听歌,买CD 或参加演唱会就可以了,纪录片无需,亦不必提供此类服务,侯季然选择从「时光」出发,无论「多情」或「无情」,皆有可观。「无情」,与岁月有关;「多情」,则与音乐相关。侯季然把「无情」与「多情」的焦点全都汇聚在民歌之母陶晓清身上,则兼具了「诗」与「史」的趣味了。电影开场是陶晓清正在住家的顶楼花园整理菜圃,一手握着剪刀,另一只手则是顺藤摘茄,嘴里喃喃念着:「这个老了,不能吃了。」于是咔嚓剪下。这场戏有三个情境:历经四十寒暑,她的人生已来到采茄东篱下的悠然;其次,岁月催人老,已然干扁,不能食用的茄子,只好割爱,茄犹如此,何况人乎?第三,花圃顶楼依旧是民歌基地,演唱会在这儿构思,纪录片亦在此诞生,剔除老朽,依旧有满园春色,适合徜徉,适合回顾。 所以,电影自然就转向了民歌运初萌时期的四位关键创作/歌手:李双泽、杨祖珺、杨弦和胡德夫,他们早已成了神主牌,提及民歌,就不能不提他们,但要不落俗套,才见深意与功力,侯季然来到旧金山,让我们看见了已然虔敬礼佛的杨弦不疾不徐地从「乡愁四韵」忆说当年,但是侯季然的镜触却更贴近余光中的诗作「小小天问」: 不知道时间是火焰或漩涡 只知道它从指隙间流走 留下一只空空的手 老的握不成一把拳头 只知道额头它烧了又烧 年轻的激情烫得人心焦 焦掉的心只剩下一堆灰... 1965 的杨弦就在这款歌声中,吹起了民歌运动的攻击号角,但也要有着杨祖珺和胡德夫的补述,才让伴随着李双泽早逝已然成为历史神话的记忆拼图得着了可以往复辩证的空间,才让身为历史见证者与当事人的陶晓清得以写出一封四十年来一直哽在胸口的信,寄给天上的旧友李双泽,所有的回忆与对照都在反射时光,这时候电影的英文片名《Ode to Time 》就得着了清楚鲜明的座标了。《四十年》的始意是要替民歌40 演唱会做红录,侯季然却用时光熨贴出全然不同的趣味,他大量使用了歌手准备登台献唱的跟拍画面,等待中,空气中回荡着其他歌手的歌声,有的多了风霜,有的显得斑驳了,穿入耳膜的不正是时光的无情? 然而,等待上台的歌手们,眼神依旧坚定,而且有光还有火,等待再次展喉,或者燃绕的激情,不正是镌刻着时光的专情:四十年来,他们重复唱着相同的歌曲,听众不要新歌,听众要的是从老歌中找回自己的昨天,那亦是不足以与外人道的痴迷专情了。 至于杨弦的新作,或者侯德健不能终曲的吉他弹奏,则是时光悠悠的叹息!但是,侯季然同样补齐了歌手不变的向往:罹癌的邰肇玫依旧享受唱歌,更为了终于拥有一间贴有自己名牌的休息室而雀跃;吴楚楚四十年来不改其志地继续在餐厅弹唱,木吉他的张炳辉则是社区中教导一群爱唱歌的男女唱着歌......民歌极盛时,他们都曾是somebody ,如今虽然还不至于成为nobody ,毕竟光芒还是已经褪色不少了,但是又如何?民歌的崛起力量在于要唱自己的歌,四十年后还能不改其志,继续唱着自己的歌,那又是多傲人的时代身影? 侯季然的《四十年》不全然像一面镜子,要让大家重温昨天,更多的时候它是一把梳子,把已然稀疏,不堪盈手握的皱纹与发丝,梳成一个髻,含笑迎风。

本文来源:MMK 责任编辑:MMK1115
分享到:

书豪:个人数据好?吥关注 我旳任务是让队友更好

热点新闻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